粤桂湘边区工委和人民解放军成立,广宁成为拓展武装斗争的中心根据地

发布:xxzx 来源:中共广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19年03月19日 15:03:55 阅读:

粤桂湘边区,位于华南中部腹地,东临粤汉铁路,西接湘桂铁路和桂江,南至西江北岸,北到五岭南麓,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都处于重要的战略地位。政区包括广东的广宁、四会、清远、德庆、封川、开建、英德、连山、阳山等15县;广西的怀集、信都、贺县、苍梧、阳朔、龙胜等21县;湖南的宜章、临武、零陵、郴县等8个县,覆盖人口300多万。

实行“小搞” 1946年11月,中共广东区委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作出了全面恢复武装斗争的决定。

次年1月,留在广宁地区坚持斗争的周明等人接到梁嘉从香港来信后,立即转抄来信要点给西江北岸各区负责人,并提出了梅花式扩展基础等措施,布置各区抓紧时机率先发展武装斗争,主动攻击地方反动武装,从“小搞” 开始,逐步扩大作战规模,在打击敌人中壮大自己。

1947年1月10日晚,由广四边区队负责人叶向荣和中共河东区负责人陈瑞琮各率领一个小分队,趁敌人熟睡之机,在黄田圩尾糖厂袭击了国民党四(会)清(远) 联防队潘汉岳部,打得联防队晕头转向,有些联防队员慌不择路跳进绥江逃命,被淹得半死。该联防队遭袭后立即撤走,一年多时间内不敢再到黄田地区骚扰。同月,迫使另一股反动武装许锡基部退出黄田地区,只敢在石狗圩龟缩。

1月,中共五扬区负责人冯光率领广清边区队袭击了江屯锦波暗迳自卫队,全俘敌人10名,经教育后释放,保证了从江屯至四雍情报交通的畅顺。

3月,在河西活动的广高边区队负责人林锋和中共河西区负责人欧新,率领广高边区队突袭石狗金坑反动武装,擒获温丙祥等7名土匪和反动骨干。

1947年3月,梁嘉从香港回到广宁后,先在排沙紫荆坑召开绥江区负责人会议,决定以广宁老区为基础,发展新区,建立根据地;积极扩军和建立主力;发展地方党组织,配合部队挺进接着,在赤坑召开上游区和绥江区武装负责人会议,讨论和公布了减租减息条例,又按广宁与邻县游击区的衔接,划分广德怀开边、广怀阳边、绥江区、广四清边等四个作战区域,指定叶向荣、林锋,陈胜、陈奇略,欧新、陈瑞琮,周明、冯光为各该区域作战负责人。上述两个会议,为西江北岸地区武装斗争,实行“小搞”继而“大搞” ,作了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

剿灭纪宜春,挺进队立足森膺洞。3月,绥江区游击队负责人叶向荣和欧新等根据紫荆坑会议精神,从广四边区队和广高边区队抽调两个班和10名手枪人员共42人,配备2挺机枪,组成林锋为队长、叶向荣为政委的挺进队,向广宁、德庆、怀集三县交界地进军,发展粤桂边武装斗争,使之成为边区根据地一翼。当月20日,挺进队集训一段后从高出发,首站立足森膺洞。

森膺洞著名土匪纪宜春早前曾慑于革命力量的强大,不敢拿鸡蛋碰石头,表面配合义勇队做过一些正事,后被国民党当局拉拢收编后,立即变脸露本性,挂着广宁县三青(青云、青阳、青田)联防大队长招牌,在广东、广西两省的广宁、德庆、怀集三县边境打家劫舍,为非作歹,民众非常痛恨。挺进队要在当地立足,首先要消灭这股地方恶势力。5月1日凌晨,挺进队在前段踩点摸透情况基础上,由队长林锋带领从三宿山出发,奔袭十几里包围了设在黄姜坑的广宁县三青联防大队部,先用炸药炸开炮楼大门,对峙中再用火攻。纪宜春带着几名侍从在滚滚浓烟中跳楼逃命,躲进附近山丘一个旧棺材窿,被挺进队员当场击毙。纪宜春,这个剜人心、剥人皮不眨眼的恶魔,倒在别人废弃的棺材窿终结了一生。这就是罪有应得。此战,打死包括纪宜春父子在内的土匪8名,缴获了长短枪15支、子弹物资一批和战马一匹,扫清了挺进队继续前进的绊脚石,为当地群众除去了一大害。

挺进队为了扩大影响力,在各乡开展反征兵、反征粮、反贪污抽剥的斗争,尽力为民众谋利益,解决社会治安问题。5月6、7、13日三天,应群众要求分别打开石咀、木格、洲仔圩的官府粮仓,把300万斤稻谷按每人五斗接济给度春荒的乡亲;6月,处决了民愤极大的“花头梅” 等6名匪首,公开处决了木格乡反动乡长罗斌。收编控制了黄炜和陈桂两股原土匪;8月,建立广宁县石咀乡人民政府,乡长刘乃仁,设立了什洞税站筹措经费。

自此,广宁、德庆、怀集、封川、开建两省五县边区以森膺洞为基地,掀起了以打击国民党乡村地方反动势力为主的武装斗争浪潮。

边区工委和边区人民解放成立。5月,中共中央复电香港分局,批准该局关于成立粤桂湘边工委等工作部署。接着,中共中央香港分局书记方方在香港召见西江特派员梁嘉、中共广西省工委书记钱兴和中共香港市委书记李殷丹等人,传达中央批准的分局决定:组建中共粤桂湘边工委,梁嘉为书记,钱兴为副书记,李殷丹、王炎光、周明为委员;成立粤桂湘边区人民武装,以西江北岸的广宁为基础,尽快打开粤桂湘边游击战争的新局面。后,原隶属广西省工委的桂东、桂北党组织关系转入粤桂湘边工委。

  7月底,中共粤桂湘边工委第一次扩大会议在广宁赤坑寮炭岗召开。会议宣布:边区工委正式成立;成立粤桂湘边区人民解放军,梁嘉任政治委员兼代理司令员、钱兴任副政治委员、李殷丹任政治部主任。会议决定边区工委实行“集中领导,分散经营” 的领导方法,各地相应建立地方性主力。会后,在广宁的广怀清边区队,抽调150多人组成粤桂湘边人民解放军北挺第一大队,准备挺进粤湘边,又抽调30多人组成怀集县人民抗征义勇队。此时,全边区武装力量总数约1200人。

 

粤桂湘边纵队司令部旧址---赤坑交赞村谢氏宗祠

 

 扩大中心游击根据地。党中央和中共广东区委作出恢复公开武装斗争的决定后,边区人民解放军为了以后能实现波浪形扩展和远距离挺进,决定首先扩大以广宁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广宁地区率先发起了武装斗争,在绥江两岸、五指山区、江谷圩、江屯圩、黄田白泥口、宾亨永泰等地,到处出击敌人,新发展了石马山区和大塘山区两个游击基地,本县南部、东北部、西北部几大游击区共同控制了全县大部分农村。

1947年5月,广宁县第一个区级民主政权---广宁县第3区行政督导处在赤坑崩岗寨成立,主任陈奇略,副主任伍学桢,下辖和平、公平、升平、大同、杞平、共和等6个乡级民主政权,另有5个乡是实际服从督导处领导的两面政权。全区3万多人口,有600多名民兵。这片红色区域曾被香港《星岛日报》称之为“西北江小红都”。

11月,第1区行政督导处成立,主任陈瑞琮,副主任陈伯康,翌年元旦举行成立庆祝大会,下辖五指山、大塘、黄田、横岗、江谷、荷木、拆石、大坑等8个乡,均先后建立了民主乡政府,拥有6万多人口。

12月,第2区行政督导处在罗汶成立,主任吴声涛,下辖罗汶、曲水、中村三个乡,人口1万多。

1948年1月,广宁、四会、清远三县交界边区,在广宁联和塘角村成立了“广四清联区政务委员会”,主席冯华,副主席江绍东,下辖10个(其中广宁7个)乡,人口10万多。联区政府建立了两个中队的武装力量,还有筹粮组、医疗站和枪械厂。

区、乡民主政权建立后,普遍设立生产互助组,开展减租减息、动员青年参军支前、调解民事纠纷等工作,广大农民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都有了可靠保障,因而,真心拥护和支持革命,越来越多的青年报名参加革命队伍。石狗讴坑罗锅村60多户人家就有50多名青年报名参加游击队。全县有60%左右的人口归各区乡民主政权领导。

这样,粤桂湘边区以广宁为中心的游击根据地已基本形成。广宁县四雍成为边区工委和边区解放军领导机关的常驻基地。

 宋子文入粤耍疯狂。1947年下半年以后,国内革命形势转上了战略反攻的新阶段。蒋介石面临溃败,企图把华南作为支持全面内战的基地来经营,9月委派宋子文来粤,担任广州行辕主任、广东省政府主席、广东省保安司令,集三职于-身,强化国民党在广东的统治。宋子文很快召开“两广绥靖会议”,部署对华南人民武装的“联防会剿”,计划是“分区清剿、军政结合、整训团队、剿抚兼施”,将广东全省划成9个清剿区,省际边区成立“联剿指挥部”,从省到县实行“军政一体化”, 迅速地扩充兵力,当年12月开始了“第一期清剿”。广宁隶属第三行政区,与四会同划为一个清剿区。12月18日,国民党广东省当局撤掉廖伟青,换上地方绅士冯肇光当广宁县县长。一面以“广宁人治广宁”为幌子,以“广宁人不打广宁人”为迷惑,企图麻痹革命力量和广大群众的警惕,另面发出秘密训令,悬重赏杀共产党和游击队各级干部,两面三刀手法运用至极。冯肇光于1948年1月1日正式“接印视事”后,绅士不再斯文,学究风度荡然无存,教书育人者变成害人之徒。

云山里伏击战。云山里位于四雍惠爱云山村茶坑一带,是广宁境内最北端与阳山、怀集三县交界地的狭长山谷,中间一条小路通过,两侧石坡陡峭,山脚及谷地有茂密的乔木

灌木混合林,是设伏的理想地方。 

                              

1947年底,为执行中共中央华南分局和粤桂湘边区工委“向北发展、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边区军委决定组织飞雷大队(又称北挺第一大队)向连(县)阳(山)挺进。北上部队在四雍大村举行誓师大会后,1948年1月3日,由大队长冯光、政委周明率领,由连县地下党派来人员作向导,沿较近路径赶赴连县。刚绕入怀集凤岗,遭怀集、阳山两县反动军警300多人前截后堵。情况突变,无法继续北上。为保存实力,部队后撤,原路返回四雍老区。但,敌人尾追不舍,且不断增兵,大有歼灭飞雷大队兼乘机入侵老区之势。为保存部队和保证老区安全,部队决定在螺壳山下的云山里一带设伏,争取打一场胜仗,扑灭敌人嚣张气焰。11日,部队侦悉敌人将于次日凌晨3时从阳山县大村出发,约7时左右从北面进入云山里,来犯之敌是国民党怀集保警和自卫队以及桂东集训大队,共400人。12日凌晨4时,部队按部署进入阵地设伏,冯光在第一线指挥,派一个小队堵头,一个小队断敌退路,其余队伍截敌腹部,并派一个队诱敌进入伏击圈。8时许,敌人进入“口袋后”,被拦成几段遭受痛打。此战击毙敌桂东集训大队连长以下12人,伤敌19人,俘敌11人,缴长短枪12支。部队牺牲班长邬球以下4人。战斗结束后,当地群众一齐帮助将烈士安葬于附近大茶坪上。此战胜利使部队北上扩展武装斗争的信心重新高涨。

主动出击。 1948年1月至3月,粤桂湘边区解放军全面积极打击敌人,仅广宁境内就捷报频传。

广四清边区队对清远太平乡联防中队、扬明乡公所连续突袭,俘敌30多名、缴获长短枪50多支;在联和与县保警等敌人激战三昼夜,毙俘敌人8名;诱捕了“五扬” 地区反动分子龚顶年、冯楚才,经群众大会公审后就地处决。

广四边区队在黄田税站附近分三路伏击黄田自卫队,毙伤敌连长张窝等4人;在江谷十二带多次打退反动武装的联合进攻。

广高边区队在两县交界地带多次袭击敌人。

广德怀挺进队扩编为广德怀抗暴义勇总队,下辖一个直属中队和三个区队,广宁区队队长刘乃仁。

北挺第一大队联合广怀清边区队围攻北市中洞敌人炮楼两昼夜,迫使广宁县警队撤走。

此外,边区解放军从广宁四雍出发,到外围开辟新区。一支部队经清远到达英德,为相机进军湘南地区打基础;桂东独立团200多人在团长林锋、政委李殷丹率领下,取道怀集凤岗、洽水向桂东地区挺进,中途受阻,返回广宁老区云山里,后改变策略,分散派人秘密入桂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