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反第一期“清剿” 中壮大革命力量

发布:xxzx 来源:中共广宁县委党史研究室 日期:2019年03月19日 15:03:59 阅读:

1948年1月下旬,宋子文出台“绥靖新策略”,上半年为第一期,要点是“分区扫荡、重点进攻”,下半年为第二期,要点是“肃清平原、围困山区”。3月,宋子文与国民党广西省政府主席黄旭初策划对粤桂边的“清剿”。4月,国民党在怀集县成立“粤西桂东联剿指挥部”,管辖广东省的广宁、四会等8个县和广西省的怀集、信都2个县,共10个县,统一指挥两省保警及辖区各县自卫队等反动力量1万余人分占各军事要地,又以广宁为中心、与周边所邻各县均设立联剿办事处,连同“粤湘边区联防办事处”、“湘桂边区联防指挥部”,对粤桂湘边区形成了四面包围的态势。一场艰苦的反“清剿”斗争即将来临。

调整应对策略。1948年2月,经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批准,中共粤桂湘边区工委军事委员会(简称边区工委军委)在香港成立,梁嘉兼边区工委军委主席。4月初,边区工委和边区工委军委在广宁赤坑寮炭岗召开干部会议(简称四月会议),贯彻香港分局指示,决定将边区工委所辖地区调整为绥江、连江、桂东三个地(工)委,各自建成独立的战略单位。绥江地委管辖广宁、四会、高要、德庆等县,书记叶向荣,委员欧新、陈瑞琮等5人;成立连江支队、绥贺支队和桂东独立团,发展重点地区的武装斗争。绥贺支队由战斗在绥江下游的广四高边部队和挺进广德怀封开边的部队组成,司令员陈胜,政治委员叶向荣,副司令员陈瑞琮,副政治委员欧新;抽调主力从不同方向冲出老区,进军粤湘边和粤桂边,广宁、德庆、四会等部队在原地坚持斗争;打击对象以地方反动队伍和国民党反动政权为主,相机打击省保警。

广宁县的老游击区和怀集县南部,是敌人“粤西桂东联剿指挥部” 联剿绥贺支队的重点地区。5月中旬,粤桂两省反动武装1700多人进入绥贺支队活动区域,怀集的诗洞、桥头、坳仔,广宁的古水,德庆的悦河、高良都有反动武装驻守,还派出大批“政工队”到各乡村搞移民并村、五户联保、逼民众遍搭山厂、放哨守卡,企图用毒辣手段消灭人民武装。6月1日,敌人从怀集诗洞、广宁木格和石咀向绥贺支队根据地---德庆六龙坑发起全面进攻。我方误判敌情,致仓促应战,并撤退到广宁石咀火烧迳一带。绥贺支队第三团60多人由团长刘乃仁带领,转战广宁森膺洞、怀集永固,后安全转移到四雍。接着,敌人锋芒又转向绥贺支队随军家属隐蔽点的广宁县古兴坑,围困七昼夜。为顾及隐蔽点安全,防止小孩哭喊声引来敌人,几个小孩因捂嘴过紧被闷死。其中有支队政委叶向荣的两岁幼子和第二团政治处主任徐儒华个把月大的侄儿。8月以后,绥贺支队总结教训,采取系列措施发展新区,在反第二期“清剿”中掌握了主动权。

战斗在广宁老区绥江下游两岸的绥贺支队第一团,在边区工委副书记钱兴指挥下,在敌人“清剿”前抓紧做了几件事:一是团、营、连干部下乡发动群众全力支持反“清剿”,在罗汶口组织物资运输队,在塘尾村等地筹集物资、准备接收部队伤病员,大塘山区搞好情报交通。二是整顿各乡民兵中队,坚持日夜值班。三是扩编部队。四是有把握地开展军事行动,消灭敌人有生力量。6月上旬,一团集中兵力约400人,由团长兼政治委员陈瑞琮指挥,迷惑内奸送出假情报诱敌,在四会县上下黄岗伏击四会县保警3个中队和江谷自卫队300多人,毙伤敌人25名、俘敌5名,缴获长短枪29支。经此次打击,经常到五指山游击区骚扰的四会地方反动武装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扶罗口”接收”军火。1948年上半年,国民党广宁县政府为加强地方反动统治的“清剿”武力,向广东省警保处申请价领六五步枪100杆、子弹10000颗。6月23日,冯肇光签发《广宁县政府训令》,称不日即可运枪,指令三治乡4名、横山乡3名、宾亨乡和潭布乡各1名徒手兵,文到3日内派遣来县集中,听候赴穗运枪。7月中旬,申领手续办妥,广宁县当局启程把武器从广州船运回广宁。通过秘密情报线,从广州开始沿途都有准确情报送给边区解放军。正在绥江下游河东区检查工作的边区人民解放军副政委钱兴。与绥贺支队副政委欧新、绥贺支队第一团副团长欧伟明研究后认为,这是打击敌人、夺取武器装备自己的好机会,决定由欧新、欧伟明率领一团部分力量及沿江两岸民兵共300余人,选定绥江左岸公路边、排沙河与绥江交汇处为伏击点,作战方针是分股切割、快速歼灭,针对敌人可能突围逃跑的线路布好口袋阵,并安排了预备队。作战部队集中在扶罗紫荆坑营地召开誓师大会,欧新作战斗动员后,全体参战人员按部署进入阵地。7月17日,敌军火船到达四会县城后,为防袭击,他们故意布下疑阵,更改船期,多停泊了几天。时值盛夏,部队指战员忍受酷暑饥渴和蚊叮虫咬,连续三天昼伏夜归蹲守。20日下午,机会来了。由机动拖船拉着装军火的大木船终于溯江而上,广宁县警队和省保警队约160人沿途水陆护航,搜索在前,行进随后,保持间距。3时左右,护航敌人和军火船均进入了扶罗渡口至寺坑村约两里宽的伏击圈内。指挥员下令战斗打响。陆地、水上的敌人同时被两岸火力打得四处逃窜。经几小时激战,毙敌中队长陈树成以下12人,俘敌副乡长陈文运以下5人,缴获机枪2挺、长短枪131支、子弹1万余发、重要文件1批,并焚毁敌船。我方1人负轻伤。

县长冯肇光丢职。扶罗口伏击战的胜利影响极大,既鼓舞了人民群众,又迫使敌人打乱“清剿”计划,匆忙把进攻锋芒从广德怀地区转向绥江下游。敌粤西桂东联剿指挥部指挥官闻讯,立即将驻在德庆县的兵力调往广宁宾亨、石涧救急,冯肇光率广东省警及广宁、四会两县保警大队进至扶罗、春水,两路兵力共1600余人,以寻找失落军火为名进行报复性“清剿”。7月24日起至8月上旬,对五指山区和大塘山区反复搜索,所到之处实行“三光”政策,尽数烧毁扶罗口的店铺、灰窑,对丁、欧两村寨大肆奸淫抢掠。8月中旬,又对绥江右岸的宾亨、五和、横山等地连续“清剿”。

丢失军火事件惹怒了国民党广东省当局,8月下旬,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陈文、广宁县长冯肇光因“剿共不力”分别被撤职。8月20日,冯肇光签署《广宁县政府令》,称“本县长准于8月23日交印” ,要求各团队、乡公所8月22日作消耗弹药统计、从速报本任交代处(城内图书馆)。原开建县“模范县长”古绍辙调任广宁县长;莫福如接任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并兼任粤西桂东联剿指挥部指挥官。莫到任后,将联剿指挥部从怀集移至肇庆,重新部署对广宁老区的“清剿”。

在大胆进攻中壮大自己。绥贺支队第一团在团长陈瑞琮指挥下,积极冲破国民党军队的封锁,以大胆进攻来消灭敌人的进攻,在主动斗争中壮大自己。8月份,附城独立中队在黄岗水一带埋设地雷杀伤敌兵20余人,击毙西溪、荷木伪自卫队长,拔掉了通往四雍老区交通线上的敌据点,在距县城仅数里的江美坪截获敌人军粮500石,一半分给了运谷的群众;英武中队在排沙沙心击毙国民党县警催粮队员4人、伤队长1人。我方出其不意的打击,扰乱了敌人的“清剿”计划。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